今天是:
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> 民警原创民警原创

日期:2015-10-21 作者: 来源:

警营纪事之法网

 

长垣县公安局经侦大队  张爱

 

这是一次历时一年零五个多月的艰苦侦查,这是一场充满斗智斗勇的殊死较量。2012年8月,随着最后一名涉案嫌疑人在上海落网,王县公安局成功侦破了这起该县自建国以来最大的涉毒案件。

毒品从哪里来

2011年3月,在与同事侦破一起介绍妇女卖淫案件中,王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刑警老刘发现,一名涉案女嫌疑人阿左的情况有些特殊:日常消费水平高,无正当收入,存在吸毒迹象。

在对阿左进行重点“关注”后,她的吸毒者的身份很快被确认,阿左缺少制毒条件,基本上可以排除自己制毒吸食的可能。

那么,毒品从哪里来?

老刘注意到了这个问题,向上级汇报后按照指示开展调查。走访多日,老刘发现阿左不仅吸食毒品,且同数名黄县青年男子交往密切,这数名男青年境况惊人地相似:二十多岁、家境富裕、无正当工作、有吸毒迹象。

将“富二代”“领上道”吸食毒品,以贩养吸,阿左的违法行为逐渐暴露在了老刘的视线中。同时,随着案件侦查的进一步深入,刘毅、赵尔两名黄县男子也先后被老刘“关注”。

不是一个人在战斗

自1997年参加公安工作,老刘便一头扎进了刑侦大队,至今已有十五年。这十五年,老刘侦办过许多刑事案件,接触过形形色色的违法犯罪嫌疑人,积累了丰富的刑侦工作经验。他明白,吸毒者的警惕性比一般嫌疑人要高得多,想要成功破获涉毒案件,首先就要做好保密工作。

依旧是向上级汇报,然而不同于前次“继续侦查”的指示,老刘等到的,是将集结8名精干警力与他并肩同行的好消息。

公安工作,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

3月18日,王县中心宾馆,针对这一贩毒案件的专案组正式成立,作为主办侦查员的老刘,将与从各个单位抽调来的八名精兵强将通力协作,全力侦破案件。

在王市公安局全局鼎力支持、专案组九人默契配合下,这个贩毒网络自阿左开始,被一点点发现、一条条摸通。

黄县人刘毅, 43岁,黄县人赵尔,39岁,两人有严重的运输、贩卖毒品嫌疑。在暗中调查刘毅、赵尔等人的过程中,专案组发现,两人经常乘坐一趟途经王县的普昌、其阳双城对开的大班车,而回到本县后,总有形形色色的人之联系,接触相对频繁的,除了已被纳入警方视线的阿左,还有绰号“老黑”的阿陈。

专案组的名单中,已有黄县人刘毅、赵尔、阿陈,王县无业人员阿左、出租车司机老张等五人。

秘密调查、严密监控,再加上必不可少的技术支持,随着专案组的工作进一步开展,一个涉嫌运输、贩卖、吸食及引诱、教唆他人吸食毒品的贩毒团伙被警方发现、盯牢。

从《刑法》上说,贩卖毒品是行为犯,“打现行”很重要。而在此之前,民警们要做到的,除了保密,还是保密。

对于这个九人的专案组,官方的解释,是组织他们到外地进行轮训。

新新测绘队    铿锵九人行

前期调查结束,案件中二十余名涉案嫌疑人的情况已基本被民警掌握。

专案组在向领导案汇报件的最新进展后,得到迅速组织开展监控工作的任务,为了更好地完成任务,专案组给自己明确了另一个身份----“王市公路局第六测绘队”。

这是个十分枯燥的工作,却又必须全神贯注,不能有丝毫懈怠。按照纪律,“测绘队”的每个人都不允许单独行动,除家人及必要外不许接打电话,不能主动与外界联系。然而即使是在这样紧张的情况下,“测绘队”一行九人始终秉持“专心做事,开心做人”的原则。

老刘因为喜欢一手叉腰一手挥舞抒发豪情壮志,被大家封为“叉腰哥”;老张因为喜欢两手抄兜,在测绘队的衣服都以能使双手舒服地抄进去作为标准,被形象地称为“抄兜哥”;还有喜欢模仿“上海滩”中许文强那副经典大眼镜不论阴天晴天坚决不肯摘下眼镜的“眼镜哥”……

战友间的浓浓情谊就是在这样的朝夕相处、并肩战斗中成长的。然而这成长的土壤是怎样的一种状况呢?

“测绘队员”有的久潜于密闭昏暗、蚊虫猖獗的低矮杂物房内,有的蜗居于菜市场一个两平方米的菜摊后,有的长伏在尘埃飞扬、时有积水的路边水沟旁,有的困守在旧式楼房一室之中……从春至夏再到秋,晴天阴天雨天大风天,从小草小树嫩芽初露再沐雨茁壮而后郁郁葱葱,在身为“测绘队队员”的日子里,每名民警都希望每一天都能发现些什么,都能斩获些什么。

就在这样的日日守候与日日期盼中,一个消息传来,让全体参战民警开始沸腾:毒贩将实施大宗毒品交易活动,日期:最近。

撒网    收网

八个月的时间,一张巨网悄无声息地撒向在王县猖獗多时的贩毒团伙,而眼下,已到了收网的时刻。

主要领导靠前指挥,集结优势兵力,严密组织、统筹部署,目标是八个字——人货俱获,一网打尽!

11月11日,专案组接到了上级关于收网的指示。心情极度激荡的民警摩拳擦掌,准备行动。

11月13日凌晨2时许,在那辆两城对发的大班车上,随车扮作乘客的两名民警确认了嫌疑人刘毅的身份。车辆行至农田附近时,民警将短信“0”发送到地面指挥员的手机上,开始行动。控制刘毅的刹那,民警厉声喝问“东西呢?!”凌晨时分,人的生理与心理都比较松懈,刘毅甚至还来不及反应,下意识地便回答了:“在这儿呢……”在刘毅身上,民警当场缴获疑似毒品的颗粒状物品5包,后经检验,内含******200克、麻古160粒。

凌晨4时53分,嫌疑人阿左被抓获。在另一发往王市的班车上,民警抓获嫌疑人阿陈,缴获毒品可疑物3包,经检验,含******50克、麻古600粒。

凌晨5时32分,针对嫌疑人赵尔的抓捕行动展开。发现被困后,狡猾的赵尔迅速躲到阳台上,意图编续床单脱逃。小区住户多,地形复杂。一旦被其逃出房间,抓捕难度将大大增加。民警果断鸣枪示警。面对全副武装严阵以待的民警,赵尔束手就擒。

在对到案嫌疑人进行突审后,民警依据其供述信息,乘胜追击,自11月13日始,刘毅、阿左、阿陈、赵尔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;绰号“老店”的嫌疑人王宇、绰号“二店”的嫌疑人陆旭相继落网;嫌疑人郭晨、苏穆到案;嫌疑人高罗被刑事拘留……

法网恢恢。王县公安机关共缴获******1750余克、麻古1200余粒、一次性吸毒工具1500余个,打掉4个贩毒团伙,摧毁从谷北吴汉、申西允城等地贩运麻古、******等毒品至王省境内的销售渠道,依法逮捕涉案嫌疑人29名

陆旭犯贩卖、运输毒品罪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;

王宇、阿陈、苏穆、赵尔等,犯运输毒品罪,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至十五年……

2012年8月,该案的最后一名嫌疑人宋奋在上海被抓获。等待他的,仍将是法律的严惩。

参战民警絮语随记

“我伤了、残了是为国奉献,就算死了都是英雄,你们呢?吸毒的那是自杀,贩毒的谋财害命,死了都是狗熊!”

“他们是吸毒上瘾,我是破案上瘾,破完案,就像小时候费尽千辛万苦解开绳扣,那种成就感与满足感是无法言喻的。”

“我就一句话,不管咋样,千万别沾毒。你好奇、好面子、逞能、要减肥,都离毒品远远的吧,这毒可不是一般人能降得住的,那是拿生命开玩笑啊,你还别不在意,我给你找找,你看看,这是前几天收到的那个谁谁谁写来的悔过书,他现在可后悔了,吸了四年毒弄一身病,折腾得房也卖了,他爹娘气死了,老婆领着小孩不认他,这可是真真的真事儿啊……

“这儿结束后我最想做啥?我想静静,哈,咱也知道这个梗!说正经的,我想的可多可好了,我得先痛痛快快休几天大假,领爹娘旅旅游泡他个温泉啥的,陪老婆逛逛街买几件衣裳,顺便叫媳妇给咱也倒饬倒饬,拉上几个朋友爬爬山钓钓鱼,还有啥,我得再多想想!”

 

7

 

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©版权所有:长垣县公安局 邮编:453400
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
推荐使用IE7.0 以上版本浏览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
豫ICP备12025299号